乔离

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好的烛压切

*OCC有

*剧情迷之画风

*CP为烛压切

*慎入

*迷之童话paro(?)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美丽富饶的王国,国王和皇后为他们新诞生的小公主举办着盛大的宴会,宴会上他们邀请了全国所有的女巫,女巫们都为小公主送上了最为真挚的祝福。正当最后一个女巫要送上自己的祝福时,那个没有被邀请的邪恶女巫闯了进来,她笑着对小公主说道:“为了对你们没有邀请我做出惩罚,公主会在十五岁的时候碰到一个纺锤,然后从此公主就会陷入长眠”,然后她扬长而去。在场的人都十分的慌张,那个还未送上祝福的女巫最先冷静下来,她挥动起手中的魔法棒指着小公主:“公主不会陷入永远的长眠,公主将会被一个真正仰慕他的人吻醒。”

    小公主被起名为长谷部,长谷部公主就好像其他女巫所祝福的那样,出落成为了一个美人,只是可惜性格有点严肃,不过他其实还是很友善的。国王对长谷部十分的疼爱,为了不让邪恶女巫威胁到他,国王下令将全国的纺锤全都销毁,国家的衣物全靠进口。就这样,小公主终于到了女巫所说的十五岁,这么多年过去国王和皇后早已松懈。某天他们两出去他国拜访,将长谷部公主单独留在了皇宫。

    以往都是安安静静待在书房的长谷部公主突然萌发了一种想要到处走走的心情,他在花园里乱逛,突然看到花园的某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座从未见过的高塔,公主的好奇心驱使着他爬上了那座高塔,他在那里看到了一位老婆婆,老婆婆在转动着什么。

    “老婆婆,您在做什么呢?”长谷部公主这样问道。

    “纺纱”老婆婆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纺纱是什么?”博学的长谷部公主第一次知道这种自己闻所未闻的事情,感到十分的好奇。

    “啊公主殿下您不知道吗?”老婆婆抬起头来笑着看着公主,公主点了点头。“那就试试吧。”老婆婆说着将纺锤递给了公主。公主伸出手好奇的接过,在碰到纺锤的一瞬间,公主就倒在了地上陷入了沉睡。老婆婆将公主搬到了床上,拍拍手召唤出了恶龙,然后就不见了。

    “老婆婆为什么要把公主移到床上啊?”五虎退好奇的问道。

    “啊这个啊,大概是顺手吧。”烛台切光忠笑着回答。

    皇宫周围长出了一圈又一圈的藤蔓,将整个皇宫包围了起来,长谷部公主和他的王国变成了传说,在百姓之间流传。传说一位美丽的公主沉睡在她的宫殿里等待着真正的王子去吻醒他。许多王子和勇士听说了这个传说,纷纷踏上了前往宫殿的道路,但他们大多数都被荆棘给拦住了去路,少数用他们的利剑斩断荆棘的也都被恶龙给扔了出来。久而久之,虽然公主的传说还在流传着,但是却再没有人去试着拯救公主了,甚至都只是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个童话故事来看。

    在长谷部公主沉睡了一百年之后,一位名叫烛台切光忠的帅气王子听说了公主的故事。

    竟然有这样美丽的人存在于世界上吗?烛台切王子这样想着,抱着想要见到那位美人的心情,烛台切王子踏上了征程。很可惜的是,亲爱的烛台切王子殿下是个路痴,他进入到了一片森林,然后在里面绕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出口。

    “长谷部公主到底在哪呢?”烛台切王子自言自语道。

    “你在找公主殿下?”一个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

    “诶?是的。”烛台切王子随口回答道,“等等,请问你是谁?”王子转过头,看到了一位身穿白衣的男人,他的手上好像还拿着根树枝。

    “啊,叫我鹤桑就好了。”

    “请问鹤桑你手上拿着树枝是想干什么呢?”

    “并没有想要做什么。”鹤桑将手悄悄的放到背后仿佛将树枝扔了出去一样,可是王子并没有看到有树枝掉落在地上。

    “你刚刚说你想要找公主对吧?”

    “嗯,是的。我正在寻找传说中的长谷部公主。”烛台切王子点了点头。

    鹤桑摸了摸下巴,“那可是位美人呢。不对等等城堡不在这个方向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个,我迷路了。”王子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只见对面的鹤桑翻了个大白眼,然后对王子说道,“既然如此我就跟你一起好了。”

    “鹤桑也对公主感兴趣吗?”

    “并不是,只是因为...啊不没什么。”

    于是烛台切王子就和鹤桑一起踏上了旅途,在鹤桑的帮助下,王子很快的来到了城堡底下。

    “公主就在上面,你只要打败恶龙就可以见到他了。”鹤桑指了指远处的高塔。

    “真的吗?”终于能见到长谷部公主的王子表示很激动,他拔出剑划开了荆棘,踏上了通往塔顶的阶梯,他划开的荆棘在他的背后又合上了并且开出了美丽的花朵,花朵随着王子的步伐一路盛开,王子来到了恶龙的面前。恶龙抬起头瞥了他一眼,仰头看着天空中飞翔的一只白色的鸟。

    “喂,就是这家伙吗?”龙发出了声音,不知道在问谁。

    “诶?龙会说人话?”王子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空中的鸟扇了扇翅膀,俯冲下来站在了龙的肩上,龙仿佛会意一般站了起来,王子拔出了剑做好了迎战准备,王子刚要砍下去,龙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哎?”王子看着倒在地上的龙,开始认真思考自己什么时候练了气功。那只鸟仿佛不耐烦了一样,走了过来啄了王子两下,王子回过神,继续踏着阶梯往塔顶去了。

    “啧,这货有点烦啊你确定是他吗?”

    “大概吧,能进到那个森林的,应该就是他了吧。”鸟也同样发出了声音,那个声音竟然同鹤桑的一模一样,“不过长谷部公主的王子竟然会迷路,这真是吓到我了。”

    烛台切王子终于来到了长谷部公主的面前,他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的公主,他在公主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在此时,阳光透过荆棘洒落在了公主的身上,公主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是...?”

    “烛台切光忠,长谷部公主您的仰慕者。”

    烛台切王子拉起公主的手,在公主的手背上也同样落下了一吻。

    “长谷部公主,请您嫁给我。”

 

    烛台切满意的看着周围躺在地上睡着了的短刀们,他给短刀们盖好被子,站起身来朝正坐在矮桌前批改文件的长谷部走去。

    他走到长谷部的背后坐下,从背后将长谷部抱住,将头埋在长谷部的背上。

    “怎么了?”长谷部放下笔,“我可不是什么公主哦。”

    “哎?长谷部君你都有听到吗?”

    “你们在我的房间里讲怎么可能会没听到。”长谷部轻笑了一下,“所以说我不是什么公主啊烛台切王子殿下,我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请你赶紧去找你的公主殿下吧。”

    烛台切叹了口气,无奈的说了句长谷部君真是的,接着将长谷部整个人环在怀里,低下头在他的耳边讲道,“不管是什么样的长谷部君我都喜欢啊。”然后满意的看着怀里的人的耳根逐渐变红。

    “你这人真是。”长谷部挣开烛台切的怀抱站了起来,然后烛台切清楚的看到对方红得像菜地里的番茄的脸。

    “嘛、嘛”烛台切也站了起来,拉起长谷部的手,“去泡个温泉然后睡觉吧,长谷部君?”长谷部就这样任他拉着来到了走廊上。

    烛台切走着走着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停下脚步转过头对长谷部问了一句,“长谷部君,刚刚的回答呢?”

    “什么?”长谷部不解的看着他。

    “就是说那个啦,”烛台切感觉自己的脸在夜晚的寒风中也有点发烫,他庆幸现在是在相对较为漆黑的室外,对方看不清自己的脸,“长谷部君愿意嫁给我吗?”

    “...”凭着对对方的了解,烛台切知道现在对方的脸一定红得跟刚刚一样,甚至可能更甚,不过他没有罢休的意思,毕竟他其实真的蛮想亲口听到对方讲那句话的。他耐心的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对方小声的“啧”了一声,然后拉起了烛台切的领带。

    “嗯?长谷部君...”烛台切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对方逐渐放大的脸,然后他感觉到了自己唇上的传来了另一个人的体温。

    对方只是轻轻的亲了一下便松开了他的领带,然后撇开了头不看他。烛台切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接着伸出手将对方的脸转过来面向自己,然后用最认真的语气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道,“长谷部君,我爱你。”

    “嗯。”对方紫色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烛台切为此而感到高兴,他正想开口,就听到了对方讲出了自己心心念念着的那句话。

    “我也爱你。”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