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离

不能说话的烛台切和能说话的长谷部的故事

*CP为烛压切

*OCC有

*慎入

*迷之画风

*依然傻白甜

*娱乐向(标题总结全文)

———————————————————————————————

    “啊呀,新刀快锻好了呢,这回是谁呢?”审神者看着刀炉边上的时间说道。身后负责锻刀的刀剑男士在听到话之后只是笑了笑,继续沉默的盯着刀炉。不一会儿,耀眼的光芒从刀炉之中散发出来,那光芒之中一个人的轮廓被慢慢勾勒了出来。

    “我叫压切长谷部,主上若是有命,不论何事,在所不辞。”

    “长谷部是吗?你好啊,我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请多多指教。”审神者对着长谷部微微欠身,然后转头对着身后的刀剑男士说道,“光忠,你带长谷部熟悉一下本丸吧,拜托了。我那边还有一些文件要处理,谢谢啦。”

    烛台切光忠点了点头。在得到答复之后审神者转身出了锻刀房。烛台切对着长谷部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跟着自己。

    “你是长船派的刀吗?”长谷部看向身边的人,后者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他,就这样沉默的走着。

    长谷部并不是不喜欢这种沉默的氛围,只是出于接下来要一同为主上效力,还是问一下对方一些情况比较好。他开口道:“请问应该要怎么称呼你呢?”

    对方伸出手挠了挠脸颊,看起来有些苦恼的样子。

    “怎么了吗?”长谷部看向他,莫非是不方便说吗?这样想着长谷部对着对方微微鞠躬,“抱歉,是我唐突了。”

    烛台切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挥了挥手,见到长谷部疑惑的表情,他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你…说不了话?”长谷部恍然大悟。烛台切用力的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带着歉意的微笑。

    “你不用感到抱歉,毕竟没有察觉到这件事也算是我的观察力不够,抱歉。”

    烛台切光忠露出了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他示意长谷部在原地等他,然后迈开步子往某间房间走去,再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本子还有一只笔。走到长谷部面前之后他唰唰的写下了几行字。

    【我是烛台切光忠,给你造成困扰了很抱歉。我在显现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说不了话,请不要介意。】

    “没事,那么就拜托你带领我熟悉一下这里吧。”

    烛台切光忠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长谷部早早的醒来,自显现以来他从未感到有任何的不适应,仿佛他并非一把刀而是生而为人一般,他为此也感到略微的惊讶。

    在洗漱完毕之后,他走出了房间,清晨的本丸还带着些凉意。他想了想,向厨房走去。

    掀开帘子,他看到了手上拿着锅铲的烛台切。

    “早上好。”

    烛台切笑了笑算是回应。

    “你在做早餐吗?”

    烛台切点了点头,手法熟练的翻炒着锅里的蔬菜。长谷部看着那些蔬菜随着他的动作在锅里上下起伏着。环顾四周,发现边上还堆着很多的食材。

    “这些都是要做的菜么?”长谷部想了想这个本丸的刀剑数量,好像确实需要这么多的食物。“我来帮忙吧。”趁着烛台切炒完了那盘菜,长谷部脱下了他的手套说到。

    烛台切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长谷部正要动手,他示意长谷部等一等,然后走到边上拿起了一件衣服一样的东西,又返回来给长谷部穿上。

    “这是什么?”长谷部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烛台切见状指了指自己的身上,也穿着一件一样的东西。

    是要穿着这个煮饭么?长谷部这样想着,打开了炉灶,一旁的烛台切笑了笑,也转身继续投入烹饪之中。

 

    在煮好饭之后,陆陆续续有刀剑男士进入了餐厅。长谷部端着食物正在思考要在哪里入座,正纠结着便被人拍了拍肩膀。他转过头看到了烛台切,对方指了指餐厅的某个角落,似乎是在询问他要不要和他一起。长谷部点了点头,和他一起走向那里。

 

    在动作迅速的吃完饭之后,长谷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翻阅从审神者那里借来的书籍。不一会儿他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请进。”门被打开了,进来的人是烛台切光忠。

    “怎么了吗?”长谷部抬头看向他,烛台切将手中拿着的点心递给他。

    “谢谢,要坐会儿吗?”长谷部问道。烛台切点了点头。

    房间里非常安静,唯一的声音便是长谷部时不时翻动书页的声音。

    长谷部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抬头看向烛台切,后者正在望着墙壁发呆。

    “做饭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吗?”长谷部开口说道,烛台切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这个本丸人那么多,煮饭会很累吗?”

    烛台切轻轻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又是一阵的沉默。

    “我以后去帮忙吧?可以吗?”长谷部再次抬起头看向烛台切。

    听到这句话之后烛台切露出了有些惊喜的表情,重重的点了点头。

    “啊对了,说来你煮饭很好吃呢,我最开始一直在想是谁做的饭,没有想到是你呢。真的很好吃,辛苦了。”

    烛台切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笑的特别高兴的样子,他张开嘴好像想要说些什么,却没办法发出声音,他指了指长谷部桌上的纸和笔,好像在询问着什么。

    “请用。”长谷部将纸和笔递给他,他在上面写下了几行字然后又递回给了长谷部。

    【长谷部君能这样说我很高兴。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做的饭好吃,谢谢。虽然很忙但是看到大家吃饭的时候都很开心的样子我也很高兴呢。不过长谷部君愿意来帮忙真是太好了,不然本丸的人还真的是有点多啊。】

    “你我共同为主上效力,这是应该的。”长谷部看着高兴的烛台切,嘴角也略微上扬了一个弧度。


    长谷部在第一次出阵的时候受了伤。烛台切在庭院里看着他往自己的房间走去。长谷部君一定是想说略微休息一下就行了吧。这样想着,烛台切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腕。
    “?”看着对方疑惑的表情,烛台切忽然发现自己无法跟他解释手入这件事情,他手忙脚乱的比划了一通,可是却只见对方脸上的神情更加的茫然了。他有些苦恼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
    “烛台切旦那应该是想让长谷部旦那你去手入吧,毕竟长谷部旦那受了伤不是吗?”药研经过的时候看到他们在这僵持着,便走了过来说道,烛台切听到他的话之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就是这样没错,所以说长谷部君快点去手入吧。烛台切这样想着。却听到长谷部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手入是什么?” 烛台切正准备继续比划却听到了药研的声音。
    “就是治疗哦,长谷部旦那快去吧,烛台切旦那会给你带路的。”药研说道,烛台切露出了一个带着歉意的微笑示意长谷部跟着他去。长谷部也没有多问,跟着烛台切走向了手入室。
    没有办法用语言沟通还真的是有点麻烦呢…
    烛台切一边帮长谷部上药一边想着。
    该怎么办呢?没有办法说出口的话。

    又一个平静的下午,长谷部依然在房间里翻着书,在传来敲门声之后他习惯性的应了一句‘请进’,烛台切光忠走了进来,手上还端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盘子里还有一张纸条。
    【受一期的拜托试着做了些西洋的点心,想说让长谷部君试吃一下,可以吗?”】
    “谢谢,那么我开动了。”
    不得不承认,烛台切的手艺确实很好。长谷部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他抬起头,正对上烛台切那带着些期待的目光。很在意做的好不好吃么?
    “很好吃,谢谢。”烛台切闻言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笑了起来,长谷部仿佛看到有点点花瓣在对方身边飞舞。

    这些花瓣,代表着他很高兴么?

    本丸的刀剑越来越多,烛台切在伊达家的伙伴们也陆陆续续的显现在了本丸,长谷部那边的同伴也是。
    逐渐热闹起来了呢,烛台切这样想着,敲了敲长谷部的房门,却没有得到对方的那句‘请进’。烛台切在心里默念着失礼了然后推开了房门。
    长谷部君不在房间里吗?那会在哪里呢?
    就在这时,好像有谁拉住了他的衣服,他转过身,却没有看到任何的人。
    “请问能过来帮忙吗?”烛台切低头,看到了拉着自己衣服的小夜左文字。烛台切点点头,将点心放在了长谷部的桌上,然后跟着小夜走向了庭院。
    庭院里的景趣被审神者换成了秋天,漫天的红叶飞舞着,非常美丽。这让烛台切不禁感叹着审神者的神奇。
    “长谷部你快点啦!”还未走近,便听到了短刀们在催促着长谷部。
    转过庭廊便看到了短刀们簇拥着长谷部。是在烤地瓜吗?收集那么多落叶的话。烛台切跟随着面前的小夜加快了步伐,走到长谷部身边蹲下,接过了对方手里的工具。
    我来吧。烛台切用眼神告诉对方,示意他可以离开去做别的事情,然而长谷部蹲在那里看着他。烛台切刚想用手比划比划,长谷部就率先开了口:“我那边事情都弄完了,可以留下来帮忙。”
    他明白我在想些什么了吗?不知道为什么,烛台切的心里有点儿高兴。

    烤地瓜熟了之后长谷部和烛台切将地瓜分发给短刀们,又拿了一些去给本丸的其他人。之后他们一起坐在走廊里看着在庭院里玩的不亦乐乎的短刀们,慢慢的剥着地瓜的皮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长谷部感觉到了有人在盯着自己,转过头正对上烛台切的目光,他正想开口,对方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面对长谷部无声的询问,烛台切指了指自己的脸颊,长谷部有些疑惑的举起手擦了擦自己的脸颊,看到了自己的白手套上沾上了一些黑色的印记。烛台切见状笑着举起手替他擦掉了脸上的灰尘。
    长谷部撇开脸不再看他,这使得烛台切有些慌乱,他努力的比划着想要表达些什么。长谷部被他这副样子给逗乐了,“噗呲”一声笑了起来,烛台切看着长谷部这样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两个人就这样在温暖的秋风之中享受着这悠闲的午后时光。
    真是一个悠闲的下午呢。长谷部这样想着。

    烛台切并不是第一次跟长谷部君一起,但是不得不承认战场上的长谷部君确实非常帅气。动作非常的干脆利落,手起刀落之间已将敌人拿下,队伍行进的速度也很快。
    “哈~这个地图已经非常熟悉了呢,感觉很快就可以回去找主上了!”乱藤四郎伸了个懒腰悠闲的说道。
    “不可以掉以轻心!”长谷部这样说道。然而他的话音尚未落下,空气中便传来了一阵强大的威压。仿佛将空气都冻结了一般,队伍前方的空地扭曲了,一队异形体就这样从那个扭曲之中涌出。那些家伙们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双眸就这样锁定了眼前的刀剑男士们。
    “快!列阵!准备迎敌!”在长谷部的呼声中队伍里的大家迅速列队,摆好了进攻的架势。
    长谷部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一个闪身躲过对方迎面挥舞过来的长枪,跃到对方背后狠狠的将手中的刀刺入对方的心脏。烛台切确信自己没有看错长谷部嘴角的那一抹笑意。
    长谷部君真的很享受战斗呢。烛台切这样想着,也冲了上去与对方兵刃相接,两把太刀撞在一起摩擦出了火花。接着,烛台切凭着自己引以为傲的攻击力将对方从中间劈开。
    战场上的敌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队里的大家也都或多或少受了些伤。很好,敌方就剩下长谷部对面的那一个了。烛台切这样想着。长谷部解决了那一个之后站在原地开始歇息,其他人也已经开始检查对方的伤势,烛台切往长谷部的方向走去。
    !
    不知何时,长谷部的背后又出现了一个扭曲,里面缓缓的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烛台切张开嘴,然而他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提醒对方。

    “长谷部小心啊!”听到乱的声音长谷部回头,却只看到了迎面而来的刀刃。
    怕是无法回去见主上了吧?长谷部这样想着,他愣愣的看着那把刀。
    一个身影却不知道从哪儿飞奔过来挡在了他的面前。
    “烛台切!”

    烛台切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刀刃贯穿对方的身体,在对方变成碎片消失的那一个刹那烛台切也缓缓地向后倒去。预想之中的地面的冰冷触感没有到来,他落入了一个怀抱。
    是长谷部君啊。烛台切看着眼前那一片模糊的紫藤色想到。对方好像在说些什么,可是他已经听不见对方的话了。
    啊啊,感觉好像还有什么话想要和长谷部君说呢。不过这样子大概是无法回到本丸了吧。长谷部君,让你担心了对不起。虽然这样子好像不够帅气呢,不过能够保护你真是太好了。
    再见啦。
    还有些话想要说,不过呢,就留着以后再说吧。
    再见。

———————————————————————————————

果然还是写不出什么好吃的文章,依然傻白甜系列

灵感来源于P站上一位太太画了不能说话的长谷部,然后就想了想要是光忠不能说话的话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呢,于是就写了这篇文章

(明明其他脑洞还没填)

然而感觉自己产的粮真的不是很好吃系列......文笔简直不能更OCC

感谢各位看到这里

(这篇还没完)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