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离

暗恋的故事(手机看不到请戳评论图片链接)

*CP为烛压切

*OCC有

*慎入

*迷之画风

*现代paro

*依然傻白甜

手机看不见请戳→:http://baiduapp.changweibo.net/user_img/2017/0510/23322883718.png

————————————————————————————————

    压切长谷部坐在角落里看着不远处的同学们喝着酒聊着天,周围吵杂的环境让他不禁蹙起了眉头。


    果然还是不应该跟着鹤丸过来。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要搭电车回家的时候碰到以前的同学,然后还被对方硬是拉来参加同学聚会。


    “长谷部你从来没参加过同学聚会啊!突然出现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惊吓的!”拉着他的手的鹤丸是这么说的。长谷部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确实从来没有参加过同学聚会,毕竟比起同学聚会来说,他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坐着喝喝茶看看报纸。


    “走啦走啦!一起去吧!都这么久没见到你了!”前面有鹤丸拉着,后面有大俱利无声的挡住了去路,长谷部就这么被带来了同学聚会的现场。


    女生们突然骚动了起来,长谷部不用抬头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各位晚上好啊!”不出所料的烛台切光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还没等他走到座位,就有男生起身去勾住他的脖子,“你小子怎么迟到了?要罚酒哦!大家说是不是!”


    “是!”


    “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烛台切光忠笑着接过别人递过来的酒杯,微微向其他人示意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烛台切拿着酒杯往座位走的时候,感觉到了有人在注视着自己,习以为常的他并没有在意。他转头寻找好友们的身影,却对上了在角落撑着头看他的长谷部的视线,烛台切愣了一下随后就又摆出了笑脸向长谷部打招呼,“长谷部君也来了吗?好久不见了呢!”


    长谷部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他,转头盯着面前的酒杯。

 


    “晚上好啊,长谷部旦那。”


    长谷部抬起头来,看到了拿着酒杯的药研。


    “你竟然会来同学聚会啊。”药研在他的对面坐下。


    “路上碰到鹤丸被拉过来的,”长谷部举起酒杯向药研示意,“你呢?”


    “我可是一直都有参加同学聚会啊。”药研也同样举起酒杯,两个人碰了一下杯,然后各自喝了一口。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话说回来哪里久了,明明上周才见的面吧?”药研看着长谷部。


    长谷部在被鹤丸拉来同学聚会以后第一回露出了笑容,“也是呢。”

 




  “大家分组来玩国王游戏吧!”突然有女生这样提议道,其他人纷纷举手表示赞同。
     “那么大家过来抽签分组吧!”


    长谷部想着要推辞,却愣是被那些女生塞了一个纸团。药研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叹了口气,打开来看了看号码,往那一组走过去。


    “长谷部君也在这一组吗?”烛台切走了过来,向长谷部晃了晃他手里的纸条。


    “嗯。”长谷部在看到了与自己手中纸团相同的号码后点了点头,之后烛台切很自然的坐在了他的身边。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来了,烛台切一一和他们打着招呼。长谷部看了一眼烛台切,对方对他报以一个习惯性的微笑,长谷部又转回去看着面前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好吧,其实就是在发呆。


    “大家都分好组了吧?游戏开始了哦!”刚刚提议的那个女生的声音,没记错的话她好像是当时班上的文艺委员来着。长谷部回想着同学们的名字和样貌。


    “耶!我是国王哦!”


    ……


    游戏一轮又一轮的进行着,长谷部虽然没有抽到国王但也没有被安排要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他觉得就这样到游戏结束也不错。


    “这回是我当国王啊!”坐在他们对面的女生向大家展示着她手中的签。


    “应该下达点什么命令好呢?”她坏笑着转动着手上的签,“那就让三号亲一下六号吧?嘴对嘴的那种哦!”


    三号和六号吗?长谷部翻转手上的签来看号码。然后他就愣在了那里。


    “我是六号哦,三号是谁呢?”是烛台切的声音。


    大家都纷纷看向手中的签子,然后又四处看看,最后都把目光锁定在了低着头的长谷部的身上。


    “长谷部君?怎么了?”烛台切关切的问道,长谷部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摊开手中的签给其他人看。

    一瞬间周围传来了许多的悄悄话。


    “啊咧,是压切君和烛台切君吗?”


    “啊,怪不得压切君那个表情。”


    “可是他们关系不是不错吗?”


    “不是这个问题吧?就算关系好但是要亲的话还是感觉很奇怪吧,毕竟都是男的。”
    “嘛,要是长谷部君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吧。”烛台切站起来想要打圆场,“罚酒顶替怎么样?”


    “不行啊,这可是游戏规则呢!亲一下应该没关系吧?”那位女同学看起来兴致勃勃的样子。


    “不然会很无趣啊,长谷部!”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鹤丸。


    “诶,大家别这样啊。”烛台切还想要说些什么。


    长谷部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对着烛台切说了句,“失礼了,烛台切同学。”然后便无视对方诧异的表情,一把拉过了他的领带在他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又坐回了位置上。这回轮到烛台切和其他同学愣住了。过了一会儿,烛台切回过神来用手去碰了碰自己的嘴唇,又看了看面无表情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长谷部,逃也似的跑向了卫生间。


    气氛一直迷之沉默直到烛台切从卫生间回来,他笑着让大家不要介意他刚才的举动。长谷部瞥了他一眼,起身去找坐在另一组的药研了。这时候同学们才纷纷回过神来,说着不同的话题活跃气氛,游戏也接着进行了下去。

 


   同学聚会结束后,同学们大多都三两为伴的往回家的方向去了。长谷部站在原地,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那一轮明月,轻轻的叹了口气,正要迈开步伐。

    “长谷部!”鹤丸的声音。

    “嗯?”长谷部回过头往声音的来源看去,看到了鹤丸架着烛台切往这里走过来,身后跟着走路有点摇摇晃晃的大俱利,看起来他们两个像是喝醉了的样子。

    “怎么了?”长谷部伸出手想帮鹤丸扶烛台切一把,但是想到刚刚玩国王游戏时发生的事情,就又收回了手。却没想到鹤丸一把把烛台切甩到了他身上。

   “什…”

    “长谷部!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了!”鹤丸这样说着,拉起大俱利一溜烟的跑了。长谷部扶着烛台切,认真的思考着应该把他扔在这里还是带回家去。

    “…喜欢”烛台切的声音传来,声音小到长谷部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什么?”长谷部凑近烛台切的脸,想要听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喜欢…”

    “哈?”


   “我喜欢你…”烛台切抬起头,他的蜜色眼睛亮亮的,好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在这黑夜中散发着光芒,而那光芒之中映出的唯有长谷部一人。

   似曾相识的画面。

    “烛台切同学,你又认错人了。”长谷部移开了视线,稍稍离烛台切远了一些。只见对方没有再说话,默默的低下了头。看起来是完全醉了,长谷部叹了一口气之后调整了下姿势,架起烛台切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烛台切醒过来,想到昨天梦里对长谷部做的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感觉脸有点烫。

    啊啊,果然只有在梦里才能这样触碰长谷部君吗?烛台切这样想着,正想要起身,感觉到怀里好像抱着个什么东西,他向怀里看去,看到了一头煤色的头发。

    “你醒了?”长谷部仿佛感受到他的视线,抬起头来看着他。烛台切望着他紫藤色的眼眸,感觉有一阵风从那片毫无波澜的湖面上吹来。而那阵未能在对方那里泛起任何涟漪的风却在他的心中掀起巨浪。

    “长、长谷部君?!”烛台切感觉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

    “你还认得我啊。”长谷部有些沙哑的声音还带着些许困意。

    “为什么长谷部君会在这里?!”

    “这里是我家啊。”长谷部如是说道,烛台切这才注意到房间周围的布置并不是自己家里的风格,而是和长谷部画风一致的整洁干净,除了必要的家具外没有任何多余的物品。

    “那为什么长谷部君会和我睡在一起?”

    “我还比较想问你为什么你的力气那么大呢。”长谷部坐起身来,十分坦然的张开双臂,烛台切看到了他赤裸的身上布满了点点红色的印记。

    烛台切看了看自己的手,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嗯,和长谷部君一样没有穿衣服。

    嗯个什么啊嗯?!我都干了些什么啊!烛台切在心中呐喊着,默默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对不起…”

    “…”长谷部没有回答,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他。过了一会,他转过身去,“你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

    诶?烛台切有些惊讶的把手从脸上拿开,看着面前长谷部有点略显单薄的背。

    半晌,长谷部那里又冒出来一句话,“在加奈同学面前亲了你真是抱歉。”

    诶诶诶?烛台切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长谷部依然背对着他。

    “什么?”烛台切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还喜欢加奈同学吗?”

    “啊?”烛台切感到有些意外,但很快回想起来那时候自己就是跟长谷部君说自己喜欢那个叫加奈的女孩而拜托他帮忙演习的。

    “所以说,你还喜欢她吗?”似乎是觉得他没听到,长谷部又问了一遍。

    “不啊…怎么了?”烛台切有些好奇为什么长谷部要问这个,难道他发现了什么吗?

    长谷部站起身,因为烛台切昨天晚上做的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长谷部他走路有点不稳,他摇晃着走到了离烛台切有几步距离的地方。

    “所以你其实那时候开始喜欢的就是鹤丸吧?”

    哈?!

    “长谷部君你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我昨晚观察了一下,发现加奈同学和鹤丸长得挺像的。”长谷部顿了顿,接着说道,“而且那时候你明明和鹤丸比较熟,却找我来说要演习什么的,难道不是因为你不敢直接面对鹤丸吗?”

    不是这样啊长谷部君,我真的对鹤丸没有那种意思啊,其实我喜欢的人是…

    “然后还有,昨天加奈同学说要亲的时候你没什么反应,但后来鹤丸走过来之后我亲了你你的反应却那么大,甚至还跑开了,所以我就做了一下猜测。而且你两次喝醉酒对着我告白之前都是和鹤丸在一起的。”长谷部分析的有理有据头头是道,烛台切想自己是不是应该为他鼓鼓掌什么的。

    “所以呢?我说的对吗?”

    烛台切苦笑了一下,从床上起来轻轻的向撑着桌子站在那的长谷部走去。

    “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只要你想,我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长谷部还在那说着。烛台切感觉有点莫名的生气,为长谷部的迟钝,也为自己说不出口的恋慕。

    他走到了长谷部的背后,将头靠在了长谷部的后颈上,贪婪地感受着长谷部特有的温度。长谷部的背一瞬间有些僵硬。

    “压切长谷部。”他轻轻的念着对方的名字。

    “啊?”

    “我喜欢的人他叫压切长谷部。”

    “哈?”烛台切能感受到长谷部明显的颤抖了一下,“烛台切同学,今天不是愚人节。而且我都说了会帮你保密的,你可以不用在意的。”

    “…”烛台切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的靠在他身上。

    “怎么了?”

    等到对方偏凉的体温变得与他的相似,烛台切才开口道,“长谷部君有听说过酒后吐真言吗?”

    “那是当然,所以说你吐真言的时候都认错人了。”长谷部顿了顿,接着说道,“幸好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要是换作是其他人估计会很激动吧,被你告白的话。”

    “那长谷部君激动吗?”

    “我不是说了我知道你认错人了吗?”长谷部的语气带上了些许不悦。

    烛台切轻笑了两声,“长谷部君你知道加奈同学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吗?”

   沉默了一会,长谷部的声音传来,“不知道。”

   “是紫藤色哦,和长谷部君的眼睛一样的颜色呢。”烛台切的语调莫名的轻松。他伸出手,轻轻环抱住长谷部,“我现在有一件事想要告诉长谷部君,不管长谷部君你认为我是醉了也好还是在开玩笑也好,都请你认真的听我说。”

    “哈?”

   烛台切深吸一口气,开始了一段平静的述说。

    “长谷部君,我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就连鹤丸他们都看出来了,可是长谷部君却感觉不到这份心意呢。”

    “…”长谷部没有说话。

    “所以鹤丸就出了个主意,让我假装喜欢上某个女孩子,然后拜托你进行什么恋爱演习,以此来博得和你独处的机会,接着找机会向你表白什么的。”

    “本来是想借机让长谷部君看看我帅气的样子然后喜欢上我的。可是一看到长谷部君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明明之前都设想过要在长谷部君面前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烛台切苦笑了一下。

    “那天其实我并没有喝醉,我知道那是长谷部君。我本来就是打算趁着那个时候表白的。想着因为是喝醉了所以就算被拒绝了也能够继续当朋友什么的。”

    “结果之后完全联系不到长谷部君。明明之前关系还不错的,而且都互相叫名字了。”烛台切好似碎碎念一般将自己对长谷部一直以来的爱慕述全盘托出。

    “昨天好不容易又见到长谷部君了,长谷部君却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称呼也变成了'烛台切同学'这样疏远的称呼了。然后看到长谷部君和药研同学那么亲密,就莫名的烦躁,不知不觉就喝了很多的酒,没想到喝了个烂醉还对长谷部君做了这么失礼的事情。”

   烛台切再次深吸一口气,再缓缓的吐出,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口。

    “那么,长谷部君是怎么想的呢?可以告诉我吗?”

    长谷部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烛台切也安静的站着等他回答。一时之间室内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

    许久,长谷部淡淡的开口道,“我认为我被你讨厌了。”

    诶?烛台切诧异的睁大了眼睛。

    “那个时候跟你走太近让你被认为是同性恋的时候、昨天你看到我之后露出那种表情的时候、还有亲了你之后你捂着嘴一脸震惊还跑去卫生间的时候,这些都让我认为自己被你讨厌了。”

    然而事情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啊长谷部君。烛台切在心里默默的说着,却没有开口,静静地等待着对方最后的那句真正的答复。

    这时候,长谷部突然发力挣开了他的手,烛台切心里一沉。

    啊啊,果然被长谷部君拒绝了啊。

    然而紧接着他就感受到了一个带着长谷部特有的气息的拥抱,对方微凉的体温仿佛在告诉他这并不是梦境。

    “光忠。”

    “我在。”烛台切的精神有些恍惚,他的心跳正在持续加速中。他等待着长谷部的下一句话。

    长谷部将头埋在他的胸前。

    “我也…喜欢你啊。”长谷部的声音很小,但烛台切却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说的每一个字,“从那个时候一直…本来想说昨天过后就不再喜欢你的,这下该怎么办呢?”

    烛台切紧紧的回抱住长谷部。

    “那就接着喜欢吧。”烛台切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是说道,“接下来还请多指教了,长谷部君。”

———————————————————————————————

这是一篇很久之前写的文,因为在换手机的时候备份到了电脑,之后就忽略了它的存在,整理文档的时候才发现。

谢谢您看到这里。欢迎评论。

评论(1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