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离

一个关于烛压切的小片段

*OCC有

*CP为烛压切

*大概就是窝在房间里秀恩爱的烛台切和长谷部(请不要问为什么他们依然没有帅气起来)

*黏烛黏部出没

*画风迷,慎入




    “这两个小家伙很要好呢。”烛台切坐在批改着文件的长谷部对面,看着黏部和黏烛在愉快的玩耍着。

    “是吗?”长谷部稍稍瞥了一眼烛台切,“你把他们两个带出去和短刀们玩吧。”

    “嘛,长谷部君别赶我走啊,我会安安静静的呆在这的。”

    “我只是觉得他们在外面玩的那么高兴你不去和他们一起吗?”

    “啊,是这样吗?”烛台切对上长谷部的视线,“可我更想陪着长谷部君呢。”

     “……随你便了。”


    “长谷部!先把文件放着吧!和光忠一起出来玩啊!”审神者的声音从庭院里传来。

    “好的,这就来。”长谷部抬起头回答着,放下笔看向边上的烛台切,然而对方早已沉浸在了梦乡。

    “啊啊,明明刚刚出战回来却不去休息,真是个奇怪的家伙。”长谷部自言自语道,起身去拿了毯子过来给烛台切盖上,然后转身出了房门。


    “醒了?”烛台切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手上拿着啤酒瓶的长谷部,“要吃点东西吗?”长谷部伸手指了指面前摆着的食物。

    “哎?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了?”

    “嗯,”长谷部喝了一口啤酒,转头看向屋外,因为审神者的灵力,屋外早已是银装素裹,“看你睡得太熟就没喊你起来。”

    烛台切伸手拿起一罐啤酒打开,还没到嘴边便被长谷部夺下,“先吃东西啊你。”

    “遵命,长谷部君。”烛台切眯起眼睛笑了。


    “黏部和长谷部君真的很像呢。”

    “哈?”

    “不管是性格啊还是什么的,简直是缩小版的长谷部君嘛。”

    “是么?”

    “都很不坦率嘛。”

    “你这家伙!”

     然后长谷部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轻笑了两声。

    “怎么了?”

    “照你这么说的话,黏烛和你不也很像吗?”

    “如果在帅气方面的我不予否认哦。”

    “啊差不多吧,毕竟整理头发也算是你所说的帅气的一部分?”

    “长谷部君真是很过分啊。”烛台切装作苦恼的样子看着长谷部。

    “彼此彼此。”

    两个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看了一会儿雪景。烛台切转头看到依然玩得很高兴的两个小人儿,就将黏部捧在了手上一边整理着他因为玩耍而弄乱的头发一边问道,“你们俩现在是什么关系了啊?”

    “很明显一看就是朋友关系吧。”

    “我没有在问长谷部君哦。”烛台切专心的看着黏部在那比划着什么。

    长谷部瞪了他一眼,伸出手将黏烛拎了起来,“他们两又不会说话,你还是让他们拉个手表示是朋友吧。”

    长谷部刚刚将黏烛放到烛台手上,黏部就跑了过来,然后在黏烛脸上飞快的亲了一下,然后脸红着和同样脸红的黏烛相视而笑。

    “……”长谷部默默的拿起啤酒喝了一口,顺便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长谷部君。”

    “干嘛?”

    “我要收回刚刚那句话。”

    “什么?”

    “黏部比你坦率多了。”

    “你这人很烦诶。”

    “长谷部君。”

    “嗯?”

    “长谷部君。”

     “什么啊?”

     “长谷部君。”

    “到底干什么啊?”长谷部抬起头瞪着烛台切,后者伸手指了指自己,然后就这样盯着他。

    “不要。”

    对方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就微微低下了头,长谷部仿佛看到了烛台切头顶上多了一对兽耳,然后此时那对兽耳是垂下来的。

    “让黏部来。”

    烛台切没有回答,低着头不看他。

    “你这个家伙真是...”长谷部叹了一口气,伸手拉过烛台切的领带,飞快的亲了一下对方的脸颊。

    “长谷部君!”烛台切瞬间就高兴了起来,长谷部仿佛看到他背后有尾巴在那摇啊摇,接着长谷部就被那个黑色的大型动物给抱住了。

    “长谷部君,最喜欢你了啊。”

    长谷部将啤酒瓶放到桌上然后回抱住烛台切。

    “嗯。”

———————————————————————————————

(审神者躲在屋外草丛里看他们秀恩爱(并没有

祝大家元旦快乐!

评论(4)

热度(41)